您现在的位置:澳门赌场 > 新闻资讯 > 乡情 > 诗人丘濬 乡情炽烈 诗趣天成

诗人丘濬 乡情炽烈 诗趣天成

2019-01-15 09:49

  澳门赌场丘濬一生功业在著述。其著作如林,总数超过二十多种。主要著作包括《大学衍义补》、《琼台诗文会稿》、《朱子学的》等在内,计有三万多卷。他具有独特的经济思想,他的《大学衍义补》首开经济思想。革新了以明理学为主导的思想,引赴了务实浪潮。他虽以政治家见称,在文学史上也有很深的造诣。丘濬关于“诗出乎天趣自然”的创作主张,可以说开创了一代诗风,迄今五百多年,尚为我国诗界奉为诗的最高境界。丘濬诗作大都体现出清新自然的风格。

  1421年11月10日,丘濬在海口市府城下田村出生。他自幼聪慧好学,“过目成诵”,有神童的美誉。史载他七岁时写的《五指参天》一诗,显示出他自幼已有以天下为己任的大志。丘濬于景泰五年(1454)获进士,一生历事景泰、天顺、成化、弘治四朝,先后出任侍讲学士、国子监祭酒、礼部尚书、文渊阁大学士等要职,弘治七年(1494)升户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。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海南人而至“宰相”者,唯明之丘濬矣。

  丘濬的诗在明朝深受推崇,时人争相索求,平生作诗几万首,口占信笔,不经持择,但缘手散去,今尚存千余首,收入《四库全书》的《重编琼台稿》所录不过三百。

  翻开丘濬诗集,一开始就会读到他早年所写的七律《五指参天》。诗云:五峰如指翠相连,撑起炎州半壁天。/夜盥银河摘星斗,朝探碧落弄云烟。/雨余玉笋空中现,月出明珠掌上悬。/岂是巨灵伸一臂,遥从海外数中原。这首在海南家喻户晓的诗作,借五指山的雄奇秀丽,寄托自己的胸襟抱负。此诗通篇运用拟人手法,想象大胆而奇特,形象鲜明生动,极见巧思。自此诗之出,唱和者蜂起,但无出其右者。现代大诗人郭沫若亦为之心折,在海南留下“五指山诗上我舌”的赞语。

  他的另一首七律《琼台春晓》是海南春天的礼赞:缥渺波涛四望中,春光晓色迥相同。/云开若木天头白,水击扶桑日脚红。/海岛三千余里地,花朝二十四番风。/阳春有脚行初到,和气融融满太空。

  诗人以诗家之心,画家之笔,描绘出海南四面环海、浪涛缥缈、风和日丽、鸟语花香、生气盎然的美景,并把热爱乡土的情思融会在景物之中,因而饶有诗情画意。

  诗人笔下的《竞渡》,是丘濬在朝廷做官时,送友人唐衡判归海南老家而写的《归田乐》中的一首。他通过回忆把故乡人民充满青春活力的龙舟竞渡活动反映出来:寒食清明都已过,枝上榴花红朵朵。/龙舟击浪去如飞,鼍鼓喧天捶欲破。/掀髯岸帻坐船头,指挥白羽横中流。/锦标入手拍掌笑,楚声一曲带醉讴。/向晚挈舟沙嘴泊,开筵把酒争酬酢。/厌厌不醉夜不归,人生无如归田乐。

  整首诗句句景中有人,宛如一幅幅充满着生活情趣的画面,仿佛使人听到了竞渡时的热烈喊声和游戏时欢快的嬉笑声,郁勃着勇往直前遨游江海的豪情逸气。

  据史料记载,丘濬宦海生涯,并非一路春风得意,当中不免要忍受无知蛮横之人轻谩或同僚的排挤,诗人曾以《海仪》一诗自况胸襟,诗云:远观沧海阔,万波总朝宗;/溪壑流难满,乾坤量有容。/潜藏多贝宝,变化起鱼龙;/自觉胸襟大,汪汪无乃同。

  从此诗可见,丘濬的胸襟阔大开朗,他的雅量和情怀,往往通过自然界的壮丽景色表现出来。前四句看似自然界的景象,实际上是诗人自己的胸怀。

  丘濬对于自然界优美的景物,善于体贴入微,对它们怀有衷心的热爱。如《秋思》:水落浅滩石出,霜冷疏林叶丹。/天外数声归雁,人在高楼倚阑。六言绝句极难措笔,此篇却素来受到称道。头两句写深秋清寒的景色,尾两句闻归雁而思远人,写出秋思的情味。

  又如《荔子》:世间珍果更无加,玉雪肌肤罩绛纱。/一种天然美滋味,可怜生处是天涯。这是一首咏物绝句。前三句摹写荔枝的情状,末句借花大兴感慨,写得精妙。丘濬有感于海南山青水秀,应当孕育出无数英杰。可是君恩浩荡不及南荒,年年代代,埋没了多少人才啊!濬虽已贵为京官,但并没有陶醉于个人的荣耀,而是想到要让自己荒僻的故乡出更多人才。对故乡的热爱,对晚辈殷切的期望,尽在不言中。

  《戏答友人论诗》,是最能表现丘濬的创作观的。诗云:吐语操词不用奇,风行水上茧抽丝。/眼前景物口头语,便是诗家绝妙词。丘濬关于“诗出乎天趣自然”的创作主张,可以说开创了一代诗风,迄今五百多年,尚为我国诗界奉为诗的最高境界。丘濬诗作大都体现出清新自然的风格。时人评曰:“丘濬或雄浑壮丽,以气势胜,或明白如话,以意境胜,均有独到之处。”

  丘濬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,有赖于他的散文和辞赋的,其实不下于他的诗篇。其散文取材广泛,反映现实,文笔恣肆疏隽,议论深闳,颇受后世文士推崇。

  备受瞩目的《溟南奇甸赋》,是一篇散文化的赋,乃丘濬的长篇巨制,称得上俯视千古的雄伟诗章。丘濬出生于海南,也受教育于海南,在他1444年赴广州应乡试并取得第一名举人以前,亦就是在二十四岁以前,他未曾离开过海南。等到他在北京由翰林而就任国子监祭酒以后,人们觉得奇怪,一位来自落后地区的他,怎样能有这样优异的表现呢?于是纷纷以好奇的眼光询问其故。因为来问的人太多,他为了省去口说的麻烦,乃于1477年写了《南溟奇甸赋》一文,说明他有今日成就之理由。

  “南溟奇甸”,意即在中国南海中有一块奇异的地方,这就是海南岛。明太祖给海南卫指挥的召示中有“南溟之浩瀚中有奇甸数千里,地居炎方多热少寒”一语,丘濬据之赋而已。

  全文有如长幅卷一般,展示出的高山、大河、峰峦和江水,都用那雄浑诗笔———加以描绘。在这壮丽的大自然中,他从不曾忽略动物界植物界的优美景物:“木乃生水,树或出酎”,“果或肖人之面,竹或像人之手”;“蟹出波兮凝石,鳅横倦兮堆阜”,“小凤集而色五,并鲎游而数偶”无不形象地展示了十五世纪海南自然生态与人文社会风貌,使海南的土地呈现更厚实、可信的魅力。另外,文中采用问答对话体,将叙事、议论、抒情融于一炉,而赋的铺排和骈偶的杂用,更给文章增添了浓郁的文采,令人读了别有一种新颖巧妙之感。

  不大被人提起的《学士庄》,也是一篇典范的纪实散文。此文缘起于明成化五年(1469年),丘濬在侍讲学士任上,其母孝太夫人去世,奏准海南归守孝,历时三年。在此期间,1472年,丘濬在府城城西之下田村(今海口市琼山区金花村)兴建学士庄,预为辞官归隐之别墅。文章从学士庄的地点和建造学士庄的缘由写起,在勾画出学士庄的布局和它四周的近景以后,继而又以细致的艺术笔触,生动地描绘学士庄四周的远景,抒写了他寄情山水和热爱乡土的深厚而委婉的感情。时隔五百多年,今天读此文情并茂之佳作,仍令人对走入历史的学士庄无限神往。

  除了以诗文名世之外,丘濬又是传奇作家,他的剧本《投笔记》、《罗囊记》、《学鼎记》和《五伦全备记》,被认为“启导了明代文人创作传奇的风气”,后者在17世纪更流传至韩国,被译成韩文,作为学习中国语的教本。

  当丘濬被委入内阁时,已年逾古稀。丘濬感激孝宗皇帝的恩典,可惜“暮景病躯难着力”,他认为应退位让贤,更何况思乡情怀日益炽烈。在丘濬的诗作中,直抒思乡或相关的竟有八十篇之多。他贵为京官,位极人品,还是一心要回万里之外的海南岛,实在令人动情。

  诗人在《得家书》中写道:老来肌骨怕寒侵,无夜家园不上心。/万里路程经半载,一封书到值千金。/抗颜璧水知无补,营老菟裘念愈深。/预报吾儿扫门径,乞骸早晚便投簪。这首七律乃丘濬晚年寓居京都时,喜获家书之作,极其生动地表现了诗人思念故乡、盼望早日归隐的强烈感情。全诗意脉通,丝丝入扣。

  《梦想偶书》一诗所透露出的乡情之浓,归心之切,读来感人肺腑:秋来归梦到家园,景物分明在眼前。/树挂碧丝榕盖密,篱攒青刺竹城坚。/林梢飘叶重堆径,涧水分流乱落田。/乞得身闲便归去,看鱼听鸟过残年。

  在一组题为《岁暮偶书》的诗中,同样细致地表达了丘濬的思乡心切:大半交游登鬼灵,一生功业付空谈。不堪老去思归切,清梦时时到海南。

  丘濬在朝廷的最后几年,他陆续呈上了十三份奏章请辞还乡,但却没有得到孝宗的批准。弘治八年(1495)二月初四日,丘濬死于任上,孝宗下旨辍朝一日赙宝钞一万贯,追赠“太傅特进左校国”,谥“文庄”。三月十二日,孝宗又撰写了《特赐谥策文》,命行人宋恺扶灵将遗体运回海南,灵柩抬到海口滨涯村时缆绳突然神秘地绷断,于是就地安葬。丘濬去世以后,遗物只有皇上恩赐的物件和多年的藏书,他所留下卷帙浩繁的著作,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。